空想录

时间

眨眼研究生生活就走过去一年半多了。虽然我曾信誓旦旦的断言说,两年半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这两年会过的很快——只不过现在我还觉得,这句话就好像刚刚说出来一样。

延缓的烦恼,要到了结算的时候了。

越到这个时候,就越感觉到自己的时间开始不够用了。人总是贪心的。

实验室是自由出勤的。我给自己定了规矩说,一点睡八点起,中午睡一觉三点上工八点走人。中午睡一个小时的话,也不会觉得太累。

但是我还是感觉时间不够。

继续阅读

断章

写不出更新拿一篇断章凑合一下>//<。

这是梦中章节(意思就是一边发情一边写的),所以可能不包括足够推理前因后果的细节和叙述。凑合看看啦……

 

我基本上可以猜到她去了哪里。

这段旅程从那里开始,也将在那里延续。

不过呢,对她们来说,再度踏上那片土地可能太过沉重了。

这个结局,由我独自见证就够了。虽然在这里赌上全部,对她们来说或许会显得很不负责任,但这段故事还远未结束。

继续阅读

无眠夜

很多年来,自从我开始不温不火的大学生活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失眠过了。

而这两天它又再度成为我的梦魇。

梦日记

在很多年之前,在高三的时代里,失眠是我的常态。我重复过很多次我将这个结局的原因归因于在高中时代的巨大的压力而带来的崩溃。但是无情的事实是,这是一个无比轻松的人生时间段,是一个明天不用早起的五一假期,我依然在床上翻滚到五点难眠以至于把大洋彼岸的禾西拉出来聊天。

一如以往,无眠的夜里我什么都不想。没有缘由,没有去向,也没有希望。

那是个燥热的夜晚。

继续阅读

绝望终局

如生命般

现在是2016年6月23日清晨1点。我躺在床上,看着另外几个人,敲下这篇文章。

过了今夜,我们就将各奔东西。

我们将会前去:上海、南京、桂林、西安,奔赴祖国的天南海北万水千山。

我们不说话。

我们明白,过了今夜,我们就可能再难见面。

青春是终将散场的盛宴,而今夜便是这绝望的终局。

继续阅读

回首

本文依然不进行转载。

序言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已经成了需要从过去的文字中汲取力量的人了。

今天是10月31日,研究生考试报名期限的最后一天。

当我意识到自己尚且需要勇气和毅力的时候,时间已经悄悄的流过了夜晚十点。我颓然的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了。
不论多少犹豫,盘算,勾心斗角,当初的决定已经作出,再也无可更改。

我从九月预报名开始,犹豫了整个十月,最后没有做出改动而投出的报考学校是,上海交通大学。

继续阅读

没处说的一些话(上)

本文写于十一假期。

视情况或者说不出意外,本文将不会被移至某个小学生空间。

引子

有的时候,岁月只留下了痕迹。

那些痕迹是记忆的散漫流沙,会从指缝间滑落,消散,被遗忘在角落里。

我试图回忆,试图回想起那些过去的日子。

教训

如果说高中的那些虚幻而飘渺的日子给了我什么刻入骨髓的记忆的话,那么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现实:

你是平凡的。

继续阅读

Tierra for Mathematics

我想,我是讨厌数学的。

你们会马上跳过来指指点点说这事绝不可能的事情,你的成绩单上放眼望去只有数学成绩还堪入目;你在高中断断续续做了数年数学课代表,数学竞赛无论结果如何过程总是洒下了汗水和鲜血;不知道是哪个蠢货每每提及关于高考的话题时,总是哀叹自己考砸了数学所以现在才落得这样的处境。

但是,现在,此时此地,我突然发觉,我是并不喜欢数学的。

继续阅读